杭州办公楼装修,杭州装饰公司,杭州装修公司,杭州别墅装修,杭州厂房装修
星期天放假公休之来历
作者:杭州美琪装饰  来自:本站 时间: 2019-2-10 

星期日放假公休,原本是西方的作息制度,清代晚期传入中国后,逐渐被国人接受,产生了“星期”这个新的时间观念,并在星期日放假公休。从此,中国人的日常生活节奏变得规律化,定格为今天的以七天为一个单元的生活和工作周期。
中国以农立国,最重历法,自古就有一套完整的历法体系。从春秋战国直至19世纪末,一直实行混合太阳、太阴的四分历,俗称夏历或农历,它是中国政治与文化的表征,即历史上的所谓“正朔”。这种历法仅有年、月、日的时间概念,没有星期。在中国传统社会中,最初以昼夜更替、季节变换安排作息,后来以岁令、年节调节劳逸,其中较有规律的短期休息制度是放旬假,即每十天为一个休假日,但并不普遍实行。在与西方人接触之前,中国人不知星期为何物。
以七天为一星期的七曜记日法(旧时以日、月、火、水、木、金、土合称七曜),源于古代犹太人。唐代,七曜历传入,但未对社会生活产生影响。直到清代,情况才发生改变。1807年,英国基督教传教士马礼逊来华传布新教,同他的中国教徒们一起,在礼拜日进行传道祈祷,这是中国人对西方的星期日(当时多被称为“礼拜日”)休沐制度最初的认识。鸦片战争后,西方人大量进入并长期在中国生活和工作,他们按照本国习俗,在星期天休息娱乐,中国人始而好奇,后逐渐认同。1872年6月13日,上海《申报》发表社论称:西洋各国的星期日休息制度,于人生有益,中国应该仿行。1875 年出版的早期维新思想家王韬的《瀛堧杂志》,1876年上海文人葛元煦撰写的《沪游杂记》等著作,都介绍了寓居上海的西方人士在星期六过周末的热闹场景。对于西方传来的良风美俗,经常接触就会产生认同心理,但改变自己的习俗还困难重重。当时,中国人只是从教会、洋行等外国在华机构的作息制度及外侨的日常生活中,知道星期天为国家规定的公休日,但是没有人出面倡导推行,星期日对民众的影响主要还停留在认识阶段。
维新变革推动星期制度
到了19世纪80年代,星期日休息制度从个别新式学堂开始,浸入中国古老的休假制度。这一制度的较早实行者是福州船政学堂,一所洋务运动中设立的著名学校。该校为了照顾外国教习的生活习惯,给部分师生放假过星期天。1882年船政学堂规定,在洋教习任教的一班,学生随同教习星期天休息,其余由中国教习任教的三个班,星期天不休息。同校而不同制,显然有校方的顾虑,避免被指责全校通行西俗,但毕竟体现了先行者的勇气。
1895开始的戊戌维新是一场政治改革运动,也是一场自觉革新的社会风俗改良运动。对西学的推崇,使试行星期日休息制度被提上了日程。
戊戌维新时期,大批新建立的新式学堂,在其制定的本学堂章程中大都明确规定了全校师生星期天休息的制度。当时还很少有“星期日”这个称呼,通常以房、虚、昴、星四字代替,这是根据中国的二十八宿值日法推算而出,以后的“星期日”名词即来源于此。1897年创办的江宁江南储材学堂规定:“每逢房、虚、昴、星日,照西例休息。”同年,浙江求是书院(今浙江大学前身)也定此规。宁波中西学堂校方规定:“凡遇礼拜日,则停止讲读。”但并非所有新式学堂都实行了星期日放假制度,这取决于学校当局的态度。武昌两湖书院是张之洞创办的一所著名的中西并重的学堂,张之洞喜谈新学,却深恶西俗。故戊戌维新时期,两湖书院仍按旧例,“十日放旬假一日”。
当时,维新派创立的社会团体大多实行星期日聚会或休息制度。1898年1月在京师创立的关西学会,其会章规定“每一星期聚会一次”。同年初创立的长沙南学会规定:会员每月四次聚会,请人讲论时务,时间安排为“房、虚、昴、星之日”。湖南的延年会,是一个以改革旧风俗为宗旨的社团,其会员每逢“房、虚、昴、星日为休息日。遇休息日,可请客,可游行”。法律学会也规定“以房、虚、昴、星日为休息日”。此外,当时的一些报纸,也采取星期日休息制度。维新志士唐才常、谭嗣同创办的《湘报》,每逢星期日,停止出报一期。
星期日公休渐成潮流
经过多年的潜移默化,又经过戊戌维新风气的鼓荡,以星期为时间周期的观念在19世纪与20世纪之交已被中国社会所接受。报刊广告与民众生活接触最直接。过去,报刊登载演出广告,开演时间往往使用农历,这时开始使用星期。1899年11月22日,《中外日报》报道欧洲某魔术团在上海演出,广告刊登的开演日期为“礼拜二”。1902年6月8日,该报刊登英国德必士戏班演出广告,开演时间为“华五月初三日礼拜日下午三点开演”。当时不少外国来华戏班的短期演出,常安排在星期六和星期日,因为上海等地市民的生活节奏已将星期六晚上和星期日视为休闲时间。
由于社会的认同,鉴于教育部门的特殊需要,1902年8月15日清政府颁布的《钦定中学堂章程》、《钦定高等学堂章程》,首次由政府出面,规定全国中等、高等学堂一律实行星期日休息制度。从1906年起,清政府中央各部也相继在星期日放假公休,率先实行的是一些新设立的中央机构,如主管教育的学部(即教育部)、主管经济的农工商部、主管外交的外务部等。1907年秋,陆军部也开始休星期日。1911年夏,最守旧的吏部与礼部也跟随潮流,实行了星期日公休制度。至此,清政府中央机构已一律实行了星期天公休制度。地方机构也闻风而动。在司法系统,1907年天津审判厅已实行星期日休息制度。1908年各地普设地方自治机构,成都自治局的办公条例规定:“年节照例放假……星期休息。”
星期日休息制度甚至进入了皇宫。1909年溥仪三岁登基,改元宣统。1911年7月,在毓庆宫为其举行隆重的典学仪式,由陆润庠、陈宝琛等人授读。帝师们为一事颇费踌躇,如果在星期日给小皇帝放假,有违祖制;不放假,则不合时宜,为此上报皇室裁决。皇室决定不拘泥祖制而迎合潮流,皇太后在与摄政王载沣商量后下懿旨:“皇上尚在冲龄,未便过于勤学,所请星期休息之处,著照所请,该大臣知道。”
新的时间概念
在清末最后几年间,星期已经约定俗成地成为都市生活的一种新的时间概念。当时,公共文化娱乐设施如公园、动物园、图书馆、博物馆等均以星期为固定的时间单位来安排对公众的开放日程。此时,对星期的称呼也已较为规范。最早的时候称星期为礼拜,称星期天为房日、虚日、昴日、星日,1906年起,正式场合较多使用“星期”一词,民间口头语多用“礼拜”一词。中国在正式用语中明确规定使用“星期”而不用“礼拜”,始于1907年清帝批准的一份奏折。当时,关于全国学堂是实行星期日休假还是放传统的旬假,产生了争论。侍读周爰诹奏请整顿学务,以塞“新学流弊”,他的重要理由是:星期日放假是以“西法变中俗”,应予以取消。清最高权力机构之一的会议政务处在议复此奏时,坚持星期日公休为世界通例,中国不能独异;同时在名称上规定只能称“星期”,不能称“礼拜”。
  由此可知,每七天休息一天的作息制度,之所以采用“星期”这一名词,与中历每月房、虚、昴、星四星值宿之期有关,以此创造了“星期”和“星期日”这些新名词,而拒绝使用民间已经习用的“礼拜”或“礼拜日”,是为了避免基督教影响中国,防止西方人以夷变夏。
定时休假制度,早在秦代就已有之,及至汉立,公休制度得以继承;唐代确立了旬休制,而且增加了节日长假。甲午海战后,维新派主动引进了西方星期天休息的作息方式
转眼间今年的春节长假已经过去了一周,明天就是元宵节。
切入正题之前,还是先让时光暂且回到汉朝
休假引出的爱情悲剧
庐江府小吏焦仲卿的母亲嫌弃自己的儿媳刘兰芝,执意要儿子休掉她。焦仲卿不敢抵触母亲盛怒,只好劝慰刘兰芝:“卿但暂还家,吾今且报府。不久当归还,还必相迎取。”岂料焦仲卿到单位没几天,刘家逼女再嫁的消息传到了庐江府,“府吏闻此变,因求假暂归。”当他“求假”回家,岂料木已成舟,无奈之下两人赴池挂枝双双殉情。这是古诗《孔雀东南飞》讲述的一幕爱情悲剧。“吾今且报府。”就是说要遵守官府的休假制度,准时赶回官府上班。而且,“不久当归还”,下次休假日很快就到了,那时再从容安排时间“跪告”母亲回心转意。由此,引出一个有意思的话题,即作息时间和休假制度问题。
休假只是为了洗把澡
定时休假制度,早在秦代就已有之。《史记·高祖本纪》记载:刘邦担任亭长职务时,就“常告归之田”。“告”是什么呢?注引孟康曰:“古者名吏休假曰告。”虽然不能拿着“亭长”不当干部,可你刘邦也得趁着休假到田里帮家里干点农活呀。
及至汉立,公休制度得以继承。《太平御览》卷二八引《续汉书礼·仪志》曰:“冬至前后,君子安身静体,百官绝事不听政,择吉辰而后省事。”也就是说自冬至日起,百司都要放长假休息,假期休完另选吉日开衙办公。除了冬至放个长假,夏至也有公假一天。
当然,那时还实施着一种定时公休制度。《汉书·郑当时传》载:“孝景时,为太子舍人,每五日休沐。”《汉书·万石君传》也载:“每五日洗沐归谒亲。”所谓“休沐”,唐《初学记》解释得很清楚:“休假亦曰休沐。汉律,吏五日得一休沐,言休息以洗沐也。”五日一休,只是为了让官员洗把澡、休息一下。有些官吏离家较远,当日无法返回,也可将五日一休的假期累积起来休,形式和今日“攒班轮休”相仿。
星期天终于进了皇宫
唐代的公休制度有了新的面貌,一是确立了旬休制,而且增加了节日长假,全年增加了两个休七日“大黄金周”和四个休三四日“小黄金周”。此后,1000多年的时光里,除节日休假外,中国基本上一直实行的是旬休制,即每10天休息一天。
甲午海战后,维新派主动引进了西方星期天休息的作息方式。1872年6月13日,就有人在《申报》上发表文章“论西国七日各人休息事”,文说“西洋诸国礼拜休息之日,亦人生不可少而世事之所宜行者也。”1911年6月5日《大公报》发表消息,称清廷中央机构随着吏部、礼部的改革,已全部实行星期日休息制度:“近来各部遵照新官制,星期日一概休息。兹探悉吏、礼两部,官制虽未改革,星期日亦仿照之例,停止办公。”
吏部和礼部是清廷衙门中最守旧、最传统的俩部门,终于在1911年夏天实行了星期日公休制。不光朝廷衙门,连皇宫里的皇上在这年夏天也休起了星期天。这一年,宣统皇帝只有5岁多,5岁的皇帝得读书,皇帝的老师们却为皇帝的作息制度费了一番周折。据那年7月27日《大公报》报道云:“陆、陈、伊三大臣近查历朝皇上典学,本无星期休息之条。唯现今时势变迁,所有各学堂曾经学部定章,星期皆予放假。今上似可不必拘定往例。只以事关重大,特为奏陈监国。转请皇太后裁夺。”皇帝的老师不敢定夺,一个球踢给了皇太后,好在皇太后并不很傻很天真,为了避开违背祖制的罪名,她找了一个十足的理由,为了小皇帝的健康成长,痛痛快快批准了这一奏议:“皇上尚在冲龄,未便过于勤学,所请星期休息之处,著照所请。”
星期天进了中央衙门,又进了皇宫。至此,星期日公休制度已为社会普遍接受,成为中国人日常生活和工作的一种新型的作息方式。
星期天进入中国不容易
1872年西方星期概念引入中国后,受到了社会舆论的公开抵制,认为星期日休息娱乐是一种精神和钱财的极大浪费。当时有一首关于星期天的感事诗就曾不无贬义地咏道:“不问公私礼拜虔,闲身齐趁冶游天。虽然用意均劳逸,此日还多浪费钱。”这种今天看来俗不可耐的见解,反映出了当时许多国人的心态。
维新风气普及后,人们也开始慢慢了解了西方星期日公休的意义,认为这是一种良风美俗。一些新式学堂和社会团体开始试行这种作息制度。中国最早规定星期天放假的是福州船政学堂。1882年该学堂规定:“……一班照西例,礼拜日歇息,其从汉教习受教者,每月朔、望、初七、二十三歇息一日。”该学堂共四个班,一班是接受西式教育的,所以休星期天;其迂腐之处在于,其余三个接受“汉教习”的班,虽然也是七天一休,但硬是按照阴历规定每逢初一(朔日)、初七、十五(望日)、二十三各休一日。
戊戌维新时期,大批新式学堂不断建立,各学堂普遍采用了星期天休假制度,但同时又对星期天的活动做了严格限制。如1897年春,宁波中西学堂规定:“凡礼拜日,停止讲读,但不得任意闲游。”到1905年,江苏扬州的教育界官僚仍然对星期天休假充满厌恶,下令将星期日休息一天硬硬改成了分为三个半天休息,1905年12月24日《时报》报道:“调查学堂委员沈幼仪刺史到扬后,即假寓笃材学堂,顷与该堂监督徐君少臣商酌,以中国每逢星期并不礼拜,似可不必放假一日,爰改为每逢星期三、星期六及星期日,各放假半日,以资休息,目下业已实行矣。”
 “星期”普遍为济南人接受
 “星期”传入中国后,民间一直称为“礼拜”,星期天称为“礼拜日”,书面语则把星期天称为“房日、虚日、昴日和星日”。1906年后,书面用语已经普遍使用“星期”一词。1907年,翰林院的一位老学究奏请整顿学务,以塞“新学流弊”。其中一条,竟然还是要求取消星期日公休。议复此奏时,虽然承认了星期日公休是国际惯例,但是又明确规定名称上只能叫“星期”,不能称为“礼拜”。反对派抵制这一新兴事物,并不在于这一制度是否合理,而是因为它来自于西方宗教。
但在此时,“星期”已经约定俗成地成为都市生活的一种新型时间概念。1904年济南开埠以后,得风气之先,已然成为走向开放前沿的都市,星期的概念也为济南百姓普遍接受。1911年前后,济南的许多公共文化娱乐设施如戏院、学校、图书馆、博物馆等均以一星期为一个时间周期安排日程。民国三年(1914)印行的《济南指南》在写到山东省图书馆时,介绍说:“平日为男客游览期,星期六为女客游览期。星期二不买票。”在介绍广智院时,也写道:“每逢星期三等日,延请华人之有名望者为会长,讲演科学及宗教。星期一为女界游览期,他日则任一般男界游览,不收票费。”当时,在南关上新街还有一家德国人开的德国博物馆,“院中除陈列物品外,凡关于各种科学之实验,无不具备。”这家博物馆规定:“每逢星期日,任人入览。其余时间则于下午3点至5点,为入览时间。”可见,星期概念已深入济南百姓心中。

[返 回]
杭州办公楼装修,杭州装饰公司,杭州装修公司,杭州别墅装修,杭州厂房装修
杭州美琪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杭州市下城区新市街64号221室
杭州下城区服务电话:85133008
杭州上城区服务电话:85703320
杭州西湖区服务电话:88858129
杭州拱墅区服务电话:85332418
杭州江干区服务电话:69886696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网址:http://www.0571z.cn
mailto:mqbb@sina.com
装饰最新资讯 更多信息
 
“一见钟情”的店面,需要有高颜值...
童装店装修风格之色彩的运用—滨...
酒店装修过程中颜色主次如何掌握...
萧山好的装修公司,资深设计师打破...
装修污染猛于虎--用什么方法除甲...
下沙专业电影院装修公司,哪家影院...
设计施工都OK,用艺术手段打造足浴...
舞蹈学校装修风格,那个是你的最...
办公空间局部区域的装修设计改造...
高端气质--杭州专业教育培训机构...

copyright:2007-2008 杭州美琪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地址:杭州市下城区新市街64号221室 电话:0571-85133008
E-mail:mqbb@sina.com 传真:0571-85332418
本站网络实名:杭州装饰公司 杭州装修公司 杭州装饰 杭州装修 杭州装修设计 杭州装修公司名录 杭州写字楼装修
杭州写字楼设计 杭州酒店装修 杭州办公室装修 杭州办公楼装修设计 美琪装饰-您身边 好的办公装修顾问!
杭州搬家公司 杭州家电维修 杭州家装公司 杭州开锁公司 杭州家政公司 杭州中央空调销售 杭州起重 杭州伞厂
厂房装修设计施工业务,杭州哪家装修公司好?——美琪装饰您的首选